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二章:对不起,我没有收受贿赂的爱好

发布:2020/7/10 10:50:10

加入书架

A市检察局公诉科。

“这是一起性质恶劣的因高额彩礼,手刃亲生父母的案件。这案子证据充足,就交给你了。星妍,加油。”

李星妍接过主任检察官高新远递过来的案件卷宗,仔细查看一翻后,一口应了下来。李星妍考入检察院三年,刚开始是分配到反贪局。反贪一年四季在外面跑。跑了一年后,她爸先扛不住,拿着镜子照着她晒黑的脸痛心疾首地问:“扪心自问,你这样还算一个姑娘吗?”

她只好换部门,又换到侦监科,她爸还是不满意,反复叨叨不过是一个批捕科,好听点是什么幕后英雄,难听点注定没有什么出息。最后,她只能遂了她爸的心愿,加入公诉科。她爸是律师,最喜欢她从事与法律相关的职业。

可是公诉科出了名的人少案件多,她干了半年,每天都是三点一线。检察院看卷宗、看守所提审嫌疑人、上法院提起公诉。这半年来,她在这三点一线上忙得不可开交,她爸也对此颇有微词,每天都在摇头叹气:“早知道还是去民行好,民行好歹轻松一点,还有时间谈谈恋爱。现在天天打官司,上看所守。我未来的姑爷是不是个男人还真不好说。”

她爸再次怂勇她换部门,被她一口拒绝。

公诉虽然忙,但责任重大,挺锻炼人。而且检察院正在改革,以前办案是检察官上报到科长,再报到分管的检察长。在案多人少的公诉科,这样繁冗的层层审批导致工作效率不高。但现在不同,现在实行主任检察官制度。由主任检察官带着两个检察官,三个检察官助理为一组办案。

谁承办,谁终身负责。她唯有小心再小心才能避免犯错。

李星妍阅完卷后带着助理程颖立刻赶去看守所审讯犯罪嫌疑人。

看守所在偏远郊区,她开车半个小时才赶到。看守所讯问室总共才10间,公安占了4间,检察院和法院各分3间。由于羁押嫌疑犯多,讯问室少,所以通常都需要排队一两个小时才轮到。这次她不走运,看守所通知她要等两个小时才有讯问室。她和程颖只好在看守所门口等。

程颖24岁,刚出社会不久,性格较内向,平时话少,还在检察官助理的试用期。检察官助理的试用期长达一年,程颖自报到之日起就格外卖力,跟着她几地跑,从无怨言。

看守所门口清一色都是律师和检察官。检察官在等讯问室,律师是在等着会见当事人。这地方本就偏僻,一群人经常在外面无聊地等,互不交谈。但今天稀奇,一身黑色西装、领带系得端正的男律师挨个给现场的人递名片和矿泉水。

他每递一瓶矿泉水就夹着自己一张名片。

他将矿泉水和名片递给李星妍时,怔了怔,笑着问:“女检察官?”他立刻自我介绍,“我叫季晋源,康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。”

长得还可以是李星妍对季晋源的第一印象。

她没有接他的东西,避嫌地说:“对不起,我没有收受贿赂的爱好。”

“2元的贿赂?”季晋源好笑地问。

李星妍往旁边挪了两步,没有再搭理他。

季晋源也往她走两步,死缠烂打地递上名片:“名片你得收着。我叫,季晋源!天价彩礼杀父母的案子听说了吗?我就是蔡文星的辩护律师季晋源。”

“你觉得这样介绍自己很光荣?”李星妍冷漠地问他。
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季晋源觉得这女检察官挺一本正经的,忍不住逗她,“难道检察官将没有定罪的犯罪嫌疑人,在自己心中设定为罪犯?这好像不符合公正公平的监督原则。”

李星妍不想和一个陌生人争辩。里面传来叫名声,她带着程颖往里走。

看守所讯问室里,蔡文星已经让民警带来,安静地坐在讯问椅上。

面前的蔡文星身高矮小,面容清秀。

李星妍和程颖入座,程颖负责写讯问笔录,她负责发问。

李星妍说:“现在我依法对你进行讯问,讯问室将同步录音录像。请问,你有什么身体疾病吗?”

“头痛,头晕算吗?”蔡文星恍惚地问。

“不算。警察有对你采取一些逼供手段吗?”

“你这不在逼供吗?”

“我怎么逼供?”

“你把我扣在这椅子上,这不算逼供吗?”蔡文星讪讪地回。

“这是规矩。现在我们进入正题。我想请你详细说一次,案发当天在XX花园小区2楼201室的具体情况。”

“我……”蔡文星有些吞吞吐吐,突然就掉泪,难过地说,“我吵架的时候失手杀死我父母。检察官同志,我真的是失手……不是故意的,你别告我死刑。”

“对不起,具体什么刑罚是依据法律判。”

“可你不是代表国家告我吗?”

“对,这是我的工作。而且你也别紧张,提审讯问是必须的过程。”

“检察官同志,我认罪,失手杀人,我是,过失致人死亡罪,这罪我认。”蔡文星急于表态,一句话却几次停顿。

李星妍一直在紧盯他的一举一动:“什么罪名不是你说的算,是根据法律判。”

“不是你们检察官说的算吗?”

“我们是代表国家对你起诉,向你追责。”

“其实……”蔡文星含泪问,“其实我杀父母关国家什么事呢?”

李星妍没出声,静待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我父母就算被我失手杀死,我想他们也一定希望我能活下去。”蔡文星难过地号啕,“你说对吗?我爸妈肯定深深爱着我,不想我死。”

“我想请你详细说说那晚发生的事。”

“检察官同志……我太痛苦太内疚太自责……不想再回忆……反正就是和父母吵架的时候,失手把他们杀了。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李星妍知道自己再问下去,也问不出所以然,带着程颖走人。她刚走出看守所,那名叫季晋源的律师又蹭到她面前问:“我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忘了。”

“季晋源。蔡文星案的律师。”

“嗯,季律师,麻烦你让开。”李星妍略不耐烦地说。

“你先回答我,我叫什么名字,我再让……”

“我没兴趣和一个陌生律师在看所守门口纠缠。”

“季!晋!源!天价彩礼杀父母案的律师!我——”

他还没有说完,小腿就让李星妍狠狠踢了脚。他吃痛地跳开,李星妍头也不回离开。他看着她的背影,嘴角微勾:“这么多检察官,我挨个介绍自己是蔡文星案的律师,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。看来,蔡文星案的承办检察官就是你了。“他揉了揉自己的小腿,笑容有点儿阴险,“你会为这脚付出点代价,咱们法庭见。”

李星妍开车回家,程颖和她顺路。

程颖说:“想撬开他的嘴不容易。”

“对。不过他的肢体语言告诉我,他在虚假陈述。”

“他的律师也很烦人。”

“没事儿,法庭只讲证据。”

“有些细枝末节我们还不清楚,没办法定罪。”程颖略担心,“有时间限制,我们要尽快搞清楚案件细节。”

“嗯,多讯问几次,多走几趟证人家。”

正交谈时,李星妍接到高新远的来电。

高新远问:“怎么样,讯问犯罪嫌疑人有进展?”

“讯问犯罪嫌疑人没有什么进展,不过我发现对方的辩护律师蠢得有点可爱。”

“哦?”

“给所有检察官挨个发名片,介绍自己是天价彩礼案的辩护律师,他无非是想找出承办检察官。”

“那你给了他提示?”

“当然。就我知道对手是谁好像有些不厚道。”

“蔡文星给你感觉如何。”

“他虚假陈述的可能性很大。”李星妍回,“他说自己误杀父母的时候,左脸上有明显厌烦、愤怒的表情。当他说到认罪过失致人死亡罪时,话语间的停顿很多,他在字斟句酌。当他表演完孝子的所有悲苦后,嘴唇抿得很紧,证明他不准备交待所有过程,或是害怕自己交待的过程与女友的供词出现某种纰漏。他是在趋利避害,准备顽抗到底。其实他全程的表演堪称精典,说谎的习惯性眨眼,一些肢体小动作,他都没有。可每次我想问关于案件更为详细的情况,他都在岔开话题,一直在试图引导我去相信他是失手杀人。”

“那你要加油了。”

“接下来是下班时间。明天我准备带程颖去询问证人。如果有进展,我会再来看守所。”

“OK,等你的审查意见书。”

李星妍刚挂断高主任的电话,父亲的电话就打进。

她犹豫两秒才接。

她父亲李飞鸣问:“下班时间到了,准备回家吃饭?”

“先送同事回家,立刻就归家。”

“星妍,我得先岔一个话题。刚才吧,我瞧见咱家楼下那条叫小白的单身狗,竟然找了条漂亮的母狗。你说像小白那种叫小白,却全身又黑又臭的‘单身汪‘都能找到对象,你怎么好意思每天回家吃晚饭,回家睡觉呢?我觉得小白是在侮辱你!”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